前夫走远点 第二十二章
  「我现在就想知道嘛。」能真切感觉到他的温柔,林皎很开心。
  「不急,很快就到了。」
  「好吧,听你的。」
  林皎听到大哥说郑思行在外面等着,她立刻就冲出了家门,想到自己的剖白都透过电话被对方听到,顿时有些羞赧又觉得期待,以为见到男人的时候会听到很多缠绵的情话,起码也要说一句我想你,谁知道她跑下楼,郑思行什么都没说,直接把她拉到车上,说是去一个神秘的地方。
  虽然有些失落,林皎也没多想,这些天都没在一起,看着他的目光格外深情,才安静没一会,又忍不住想要问他更多,「你这些天还好吗?」
  「很好。」含情脉脉地看着她,郑思行补充一句,「除了太想看到你。」
  他一本正经说出甜蜜的情话,林皎红了脸,「我、我当然知道。」
  「是啊,你那么聪明。」
  她有点得意,「我本来就聪明,对了,这些天大哥有没有为难你?」
  提麦林岩,郑思行反而笑了,「没有,大哥虽然看起来严厉一点,人却很好,不然也不会轻易让你出来,不过警告了我很多次,不准我欺负你。」
  「你答应了吗?」

  「当然。」
  「那你要记得,以后都不准欺负我,不然我就找大哥帮忙。」
  打趣地看着他,郑思行话里有深意,「有些欺负,还是可以的。」
  听他这话,林皎瞪他一眼,又忍不住抿嘴笑了,直接岔开话题,「离开三年,感觉变化好大,我都不知道这条路要去哪里,你现在就说好不好,我真的很好奇。」
  微笑着看她几眼,郑思行坚持不肯说。
  两个人一个缠,一个不肯说,也不着急,就这样走了二十分钟,郑思行终于停车,却没有下去,反而从后面拿来一条丝巾,「过来。」
  看他奇怪的动作,林皎一脸纳闷,「你到底要做什么?」
  「蒙上眼睛,我才带你过去。」
  「要这么神秘吗?」
  「这是惊喜。」用丝巾蒙着林皎的眼睛,郑思行又再一次发启车子,「再过几分钟就好。」
  林皎从来不知道他还会玩这样的游戏,这男人向来都很理智,最冲动大概就是这些日子的相处,可她乐意配合,车子很快又停下,她被牵着手走下去。
  「别担心,跟着我走。」
  「好。」看不清楚外面的样子,对他的存在反而更加敏锐,她紧紧握着男人的手,听着他的指挥慢慢走。
  唔,应该是旁边有树,因为听到了风吹过的声音,这是在上楼吗,感觉又不像,好像就只有几道阶梯,好像是门打开了,因为听到了很小的声音,不对,还有音乐声,是她以前最喜欢的曲子,后来分开之后就再也不听了……听到音乐的瞬间林皎脑海灵光一闪,似乎有些明白这是哪里。
  不过不用再猜测,因为郑思行停下脚步,解开了丝巾。
  林皎看着眼前熟悉的房子,愣了很久。熟悉的家俱、熟悉的摆设、熟悉的香味,这是两个人结婚后的家。
  林皎一直以为这地方已经易主,所以回国后一次都没回来看过,既然不是自己的家,看了也是徒增烦恼,可眼前的一切告诉她,这里始终没有变过,完全熟悉的一切,就连自己用过的杯子都还在那里,房间里干净得一尘不染,就像是它的主人一直在,从没有离开过。
  看她愣在那里,郑思行抓住她的手,「走吧,一起看看。」
  「看、看什么?」
  「来。」
  像是知道她会有多惊讶,郑思行一点不意外,温柔地看着她,先带着去了一楼的房间。那是他以前不肯让她住进的卧室,可现在里面没有了床,空荡荡的。
  「这里?」一脸意外,她忍不住问站在旁边的男人,「那你的东西呢?」明明家里的一切都还在,为什么就只有他的东西没了?
  「别急,我们去上面。」牵着她,两个人去了楼上。
  直到走到以前林皎的卧室,郑思行才放开手,深深地看她一眼,嘱咐说道:「等我一会,五分钟后进来。」
  总觉得他有什么计划,林皎的心跳得很快,按捺着好奇数着时间,等她打开房门看到里面的时候,惊讶地捂住了嘴巴,「郑思行。」
  她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,因为眼前的一切实在太美好。
  原本属于她一个人的卧房里,满满的都是两个人的东西,除了她喜欢的,还有很多郑思行的,他的枕头、他的书、他的味道,无论让谁来看,大概都会觉得这是属于两个人的房间,东西成双地摆在一起,非常和谐。
  这还不够,下面更是惊喜,从她的脚下开始,地上铺满了玫瑰花,蔓延到每一个角落的娇艳,玫瑰花中间用蜡烛摆成了嫁给我三个字,一个心形的抱枕上摆着两人曾经戴过的戒指。她明明记得离开的那一天,她把戒指留在了房子里,以为已经被丢掉了,谁知道竟然出现在这里。
  微黄的烛光摇曳着,在白天并不是很显眼,可这一切看在林皎眼里只觉得美丽得不可言喻,眼圏渐渐温热起来,越来越红,眼泪差一点就落下来。
  郑思行拿起戒指走过来,微微一笑,「原本我想到了晚上再对你求婚,可是听到你的那些话,我等不了了。」
  「这些都是你准备的?」
  似乎料定她会有这样的反应,他看起来很是平静,牵着她走到玫瑰花中,眸子里融化着浓浓的深情,「这些天见不到你,我一直在想,求婚的时候该送你什么样的礼物,要不要单膝下跪,还去挑了很多戒指,可无论怎么看,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一对戒指最完美。」
  「房子你没卖掉,戒指也没丢掉?」
  「没有。」郑思行帮她戴上戒指,他难得有些窘迫,「还记得买这对戒指的那天吗?你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一对,坚持要买这个。
  你离开那天,我在你的房间待了一整夜,心里空落落的,那时候没想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还以为只是不习惯,现在想想,我确定那时候的自己就爱你,一直一直,虽然很愚蠢的没有发现,不过幸好还有机会把这个戒指重新戴在你的手上。」
  林皎怔怔地看他,这男人看起来好认真,害她也跟着紧张起来,「你真的一直喜欢我……」
  那时候的她满怀对婚姻的期待去挑戒指,谁知道这男人很不给面子,连一个笑脸都不给,当时的她满心都是快要结婚的喜悦也没有跟他计较,现在听到这样的告白,心底的委屈终于流出来。
  「别哭。」
  「我才没有哭。」
  「嗯,你没哭,嫁给我吧。」郑思行极认真地看着她,「你那时候告诉我,喜欢一家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,有你有我,直到白发苍苍也不放开彼此的手,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数?」
  「你的告白好老套,都没有下跪求婚,还这样一板一眼,就不能浪漫一点吗?」林皎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,她埋怨着,惊喜的眼泪却流个不停,没出息地哭了一会,才在男人炙热的目光里点点头。
  「虽然一点都不浪漫,但我还是答应。」
  含笑看着她,他的吻轻轻落在她脸颊上,「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,也会学习所有的浪漫给你看,既然答应了,就不能反悔。」
  【全书完】
  【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,澳门金沙(http://www.ddshu.net)】
  【澳门金沙电脑站:www.ddshu.net;手机站:m.ddshu.net)】
 
 
CopyRight © 2018 本作品由澳门金沙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.

澳门金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

澳门金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